NEWS
MAY.2019-04-22 11:46:16 | CATA:WORKS | EDITOR: 上海证券报
  

被调查民营大企业今年以来的经营形势比较平稳,处于稳中略增状态,对今年全年经营情况持相对谨慎乐观的态度,认为未来三个季度的经营形势可能会趋稳向好。

去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就加快民营企业发展作出了“减轻企业税费负担”等六个方面的有关政策落实的重大部署。从问卷调查结果看,民营企业与企业家对上述六个方面的改进均有较好感知。其中,对“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成就感知最为明显,对“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成就感知居于其次,对“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成就感知最低。

减负是民营企业普遍性政策诉求。民营企业最为需要的支持政策是“减轻企业税费负担”,其次是“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再次是“建设公平竞争环境”。被调查民营大企业对上述三个方面扶持政策的提及率都超过了50%。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课题组

根据安排,3月中旬,我会在中国企业500强以及制造业、服务业企业500强范围内,对民营企业就其发展情况实施了问卷调查。问卷主要由五个方面内容构成:一是今年以来企业经营发展情况及全年展望。二是去年11月1日中央民营企业座谈会以来企业税费负担、融资难融资贵、公平竞争环境、涉企政策执行、政商关系、企业家人身和财产保护等方面改善情况。三是当前企业发展中最突出的内部和外部问题、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四是政府支持企业发展需要采取哪些主要措施。五是对进一步改善发展环境、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的政策建议。调查结束后,共回收有效问卷119份。问卷调查具体情况分析如下。

1.今年以来企业经营总体平稳

问卷调查结果表明,今年以来企业的经营情况总体上比较平稳。从营业收入、利润总额、用工需求、出口、投资五项指标的简单算术平均值看,有9.7%的企业表示有明显增长,有39.8%的企业表示有所增长,有30.3%的企业与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总体上看,被调查民营大企业今年以来的经营形势比较平稳,处于稳中略增状态。虽然也分别有11.6%、2.9%的企业表示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明显下降,但总体比例并不高。

分指标看,营业收入指标的表现明显好于利润总额变化。营业收入发生不同程度增长的比例为68.9%,但利润总额不同程度增长的企业只有53.0%,比营业收入指标低15.9个百分点。与此同时,营业收入出现不同程度下降的企业占比只有10.1%,但利润总额出现不同程度下降的企业比例则达到了24.4%,利润总额下降的企业比营业收入下降的企业多出14.3个百分点。

企业出口增长同样弱于营业收入增长,国际市场需求相对疲软,对增长贡献呈下降趋势。在全部被调查的民营大企业中,只有5.9%的企业认为出口有明显增长,另外有26.1%的企业表示出口有所增长,出口增长的企业总占比为32.0%,不到营业收入增长企业占比的一半。不过,考虑到由于有23.5%的被调查企业并没有填写出口变化数据,所以结论可能并不一定严谨。

2.对全年预测为中性趋稳向好

问卷调查结果表明,被调查的民营大企业对今年全年经营情况持相对谨慎乐观的态度,认为未来三个季度的经营形势可能会趋稳向好。有11.8%的企业认为未来三个季度会比一季度有明显好转,有42.0%的企业认为会有所好转,持转好预测倾向的企业占比为53.8%,超过了半数。有24.4%的企业预测持平,4.2%的企业认为会有所恶化,0.8%的企业认为会明显恶化,被调查企业做出悲观预测占比仅有5.0%。此外,9.2%的企业认为对未来三个季度的经营形势难以做出判断,另有7.6%的企业没有填写预测数据。如果将这些企业视为持悲观态度,则总体持悲观预测的企业占比增至21.8%。因此,总体上看,民营大企业对未来三个季度可能是持谨慎乐观、中性偏稳向好的态度。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就加快民营企业发展作出了“减轻企业税费负担”、“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完善政策执行方式”、“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等六个方面的有关政策落实的重大部署。从问卷调查结果看,4个多月来,各级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具体落实,民营企业与企业家对上述六个方面的改进均有较好感知。其中,对“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成就感知最为明显,改进感知比例为79.4%;对“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成就感知居于其次,改进感知比例为69.7%;对“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成就感知最低,改进感知比例仅为37.9%。

1.企业对减轻企业税费负担有较好感知

减税降费取得初步成效。总体上看,企业认为自去年11月1日,习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以来,企业的税费负担有所减轻。有11.6%的被调查民营大企业认为自身税费负担有较大好转,有37.5%的企业认为自身税费负担有所好转,感知税费负担降低的企业占比为49.1%,接近一半。但与此同时,也有40.2%的企业认为税费负担并没有发生变化,另外分别还有5.0%、0.8%的企业认为自身税费负担有所加重、明显加重。

具体来看,企业对税收负担下降的感受最为明显,有66.4%的企业感知到税收负担有不同程度下降,而认为税收负担不减反增的仅有4.2%。企业对地方政府乱收费、乱摊派情况改善的感知程度居于第二位,有63.9%的企业认为当前乱收费、乱摊派现象有不同程度好转,认为乱收费、乱摊派更趋严重的仅有1.6%。企业对降低中介组织收费的改革感知程度最差,只有34.5%的企业认为当前中介组织收费有所下降,另有6.7%的企业认为中介组织收费问题更加突出。此外,企业对行政事业性收费、社保费用、水电气供应与铁路港口等服务费用降低的感知程度都没有超过50%,分别只有46.2%、42.0%、42.0%。

2.期待融资难融资贵根本性好转

政府多维度推进金融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但大多数民营大企业资金压力并无实质性缓解。总体上看,只有4.6%的企业认为当前融资难融资贵有较大程度好转,有33.3%的企业认为融资难融资贵只是有所好转,有37.6%的企业认为融资难融资贵状况与去年基本持平。此外,还有7.2%的企业认为融资难融资贵情况有所加重;有0.8%的企业指出融资难融资贵明显加重。另有多达16.5%的企业没有对融资难融资贵表明态度,其实可以将这一群体同样理解为对融资难融资贵缓解持不愿参与评价的负面态度。三者相加,对融资难融资贵缓解持负面态度的企业占比为24.5%。即将近有四分之一的企业持负面态度,将近四成的企业认为与去年持平,因此可以认为,融资难融资贵虽然在部分企业有所缓解,但对大多数企业来说,问题并没有得到实质性解决,融资难融资贵未见明显好转。

具体来说,企业对多渠道融资的感知最为显著,有45.1%的企业感知在多种融资渠道上有不同程度好转。对政府部门拖欠企业款项问题好转的感知程度居于第二位,有42.9%的企业认为政府拖欠账款问题有不同程度好转。

3.公平竞争环境总体好转

各级政府在推进公平竞争环境建设方面的工作,取得了实质性成效,企业在竞争环境改善方面有明显感知。总体上看,有11.6%的企业认为公平竞争环境建设有较大好转,这一比例明显高于融资难融资贵,也稍高于减轻税费负担。有41.5%的企业感知公平竞争环境建设有所好转,感知比例也高于减轻税费负担与融资难融资贵。二者相加,有53.4%的企业认为政府在公平竞争环境建设方面取得不同程度成就。只有0.8%的企业认为政府推进公平竞争环境建设不仅没有取得成就,反而有所恶化;另外有12.3%的企业没有对公平竞争环境建设表明态度。这一调查结果表明,各级政府在公平竞争环境建设方面取得了实质性成效,市场公平竞争环境总体有所好转。

具体来说,各级政府在审批许可方面的改革成效最为明显,有66.4%的企业认为审批许可有不同程度好转。在市场准入方面的改革居于其次,有55.5%的企业认为市场准入有不同程度改善。企业对招投标、军民融合改善的感知程度也都超过了50%,分别为54.6%、50.4%。企业对参与国有企业改革的感知程度最低,只有40.3%的被调查民营企业认为,在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方面有不同程度好转。

4.政府政策执行方式进一步改进

各级政府在进一步改进政策执行方式方面取得实质性成果,有将近六成被调查民营大企业认为政府政策执行方式有不同程度改进。总体上看,有10.6%的企业认为当前政策执行方式与先前相比有了较大好转;有46.7%的企业认为当前政府执行政策的方式与先前相比有所改善。二者相加,认为政策执行方式得到不同程度改进的企业占比为57.3%。与此同时,分别有4.2%、0.7%的企业认为政府在政策执行方式上有所恶化、明显恶化;另有8.1%的企业没有就政策执行方式改进表明意见。综合而言,被调查民营大企业对各级政府在改进政策执行方式上的付出较为认可,超过半数企业感知到了政策执行方式的改进。

具体来说,被调查民营大企业对政府依法执政的感知最为明显,有多达70.6%的企业认为政府在依法执政方面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改进。对安监执法改进的感知程度居于其次,有60.5%的企业认为安监部门的执法简单化现象有不同程度改善。企业对环保一刀切、去产能不同所有制标准统一方面的改进感知也均超过了50%,分别为58.0%、52.1%。企业对去杠杆不同所有制标准统一方面的改进感知最低,只有45.4%的企业认为政府在这方面取得了不同程度改进。

5.亲清型政商关系建设成就突出

亲清型政商关系建设取得显著突破,绝大多数被调查民营大企业都认为,亲清型政商关系进一步完善。总体上看,有24.7%的企业认为,亲清型政商关系建设有了较大好转,这一比例在全部六个方面的企业感知评价均值中最高;有54.7%的企业认为,当前亲清型政商关系建设有所好转。二者相加,认为亲清型政商关系建设取得改进的企业占比为79.4%,将近占全部被调查民营大企业的八成。仅有0.2%的极端个案认为当前亲清型政商关系建设有所恶化,另有3.7%的企业没有就亲清型政商关系建设表明态度。

具体来说,企业对政府主动为企业服务方面的改进感知最为明显,有多达85.7%的企业认为当前各级政府在主动为企业服务方面有了进一步的改进。企业对政府听取企业反映诉求方面改进的感知居于其次,有84.6%的被调查民营大企业认为,当前政府在主动听取企业反映诉求方面,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改进。有82.6%的被调查民营大企业认为,当前政府在主动为企业解决困难方面有不同程度的改进。企业对中介组织反映企业诉求方面改进的感知程度最低,有64.7%的企业认为,中介组织在反映企业诉求方面有不同程度改进。

6.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感显著增强

国家在加强企业家人身与财产保护方面不断出台新举措,对企业家的人身与财产安全保障不断提高,企业家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感显著增强。总体上看,有20.7%的被调查民营大企业认为国家在对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保障方面有较大好转,这一感知评价,仅次于亲清型政商关系建设;有49.0%的被调查民营大企业认为,国家在对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保障方面有所好转。二者相加,有69.7%的企业家认为,国家在对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保障方面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改进。仅有2.0%的被调查民营大企业反映,国家在对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保障方面有所恶化。另有5.0%的被调查民营大企业没有就国家对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保障问题提供数据。

具体来说,被调查民营大企业对企业家人身安全的预期、对民营企业主体地位的感受这两方面的变化感知较好,分别有70.6%的企业认为,企业家人身安全预期、民营企业主体地位均有不同程度改善。被调查民营大企业对企业家财产安全预期的改善感知程度略差于人身安全预期,有68.1%的企业认为,企业家的财产安全保障有不同程度改善。

对企业发展来说,人的因素至关重要。这不仅仅是因为人力资源是企业的关键投入要素,企业必须雇佣一定数量的员工,使其与其他生产要素相结合,方能产出产品与服务。还在于一方面从内部看,人力资源的数量与质量直接决定着企业发展的动力与潜力。另一方面从外部看,人力成本是企业运营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直接影响着企业财务绩效水平,构成企业持续发展的关键压力。问卷调研结果很好支持了上述结论:一方面人才支撑不足是企业发展内部关键短板,另一方面人力成本上升是阻碍企业发展的外部突出因素。

1.人才支撑不足成企业发展内部关键短板

问卷设计时为被调查者提供了十四个内部因素备选项,要求被调查企业从中选择五个自己认为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其中“人才支撑不足”成为影响企业发展的关键短板。从问卷统计结果看,所有十四个选择项都被不同程度提及。这表明所设计选择项确实都是影响企业发展的重要内部因素,同时也反映了企业对影响企业发展重要内部因素选择各自有不同视角、不同见解,在这一方面并不存在普遍的共识。

从提及频率看,“人才支撑不足”、“技术创新能力薄弱”、“缺乏新的增长点”、“管理现代化程度不高”、“资金周转不畅”,排在民营大企业发展内部影响因素前五位。其中,有71.4%的被调查民营大企业均将“人才支撑不足”列为影响企业发展五大内部因素之一,高居十四个内部影响因素提及频率榜首,“人才支撑不足”,成为制约民营大企业发展的关键短板。“技术创新能力薄弱”居第二位,企业提及频率为39.5%;“缺乏新的增长点”排在第三位,企业提及频率为34.5%;“管理现代化程度不高”排在第四位,企业提及频率为27.7%;“资金周转不畅”排在第五位,企业提及频率同样为27.7%。

此外,企业对品牌重视度明显不够,品牌意识有待加强。问卷调查结果表明,仅有4.2%的企业认为,“品牌意识不强”是影响企业发展的关键内部因素,这一比例严重偏低,客观反映了民营大企业对品牌建设重视不够,没有意识到高质量发展对加强品牌建设的要求。近年来,中央高度重视推动企业开展品牌建设。但民营企业对品牌建设一直都没能给予足够重视,在品牌建设上的投入力度也有所不足,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国民营企业产品竞争力的提升,也不利于民营企业盈利水平的改善。民营大企业对品牌建设的重视度尚且如此,中小民营企业的品牌意识无疑更为令人担忧。

2.人力成本上升是阻碍企业发展外部突出因素

问卷设计所列出的十二个影响企业发展的外部因素,都不同程度地被提及为影响企业发展的五大外部因素,其中“人力成本上升,企业招工困难”成为六成以上民营大企业所公认的制约企业发展的突出外因。问卷设计时为被调查者提供了十二个外部因素备选项,要求被调查企业从中选择五个自己认为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从问卷统计结果看,所有十二个选择项同样都被不同程度提及。这表明所设计选择项确实都是影响企业发展的重要外部因素,同时也反映了企业对影响企业发展重要外部因素选择各自有不同视角、不同见解,在这一方面也不存在普遍的共识。

从提及频率看,“人力成本上升,企业招工困难”、“宏观经济不确定性增强”、“国际竞争环境趋紧”、“国内市场有效需求不足”、“科技创新支撑体系不足,汇聚创新资源存在困难”,排在民营大企业发展外部影响因素前五位。其中,“人力成本上升,企业招工困难”被61.3%的民营大企业提及,排在外部影响因素第一位,是阻碍民营大企业发展最为突出的外部因素;“宏观经济不确定性增强”排在第二位,企业提及频率为58.8%,同样超过了50%;排在第三位的是“国际竞争环境趋紧”,企业提及频率为46.2%;排在第四位的是“国内市场有效需求不足”,企业提及频率为37.0%;排在第五位的是“科技创新支撑体系不足,汇聚创新资源存在困难”,企业提及频率为34.5%。

问卷就民营企业发展对政府扶持政策的需求,提供了“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放宽市场准入和限制”、“减轻企业税费负担”、“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建设公平竞争环境”、“完善政策执行方式”、“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取消按照所有制区分企业的做法”、“依法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营造良好的社会舆论氛围”、“其他”等,共十二个备选项,要求被调查民营大企业从中选出五项,作为企业所最为需要的扶持措施。

问卷调查结果表明,民营企业最为需要的支持政策是“减轻企业税费负担”,其次是“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再次是“建设公平竞争环境”。有88.2%的被调查民营大企业提及“减轻企业税费负担”作为企业当前最为需要的五大支持政策之一,这一选择比例已近九成,表明民营大企业对这一政策有共识性的普遍诉求;有73.9%的企业选择了“加大金融支持力度”作为关键政策诉求,有52.1%的企业选择了“建设公平竞争环境”作为关键政策诉求。被调查民营大企业对上述三个方面扶持政策的提及率都超过了50%。排在第四位的政策诉求为“放宽市场准入和限制”,企业提及率为39.5%;排在第五位的政策诉求为“完善政策执行方式”,企业提及率为28.6%。

通过对问卷调查所获得数据的分析,得到如下主要结论:

结论一:民营大企业对今年发展形势预测总体上中性趋稳偏好。今年以来,企业发展态势平稳,超过三分之二的企业与去年同期相比营业收入有不同程度增长,但总体上增幅不大,而且利润增速慢于收入。关于未来三个季度的预测,尽管半数以上企业总体上认为会有不同程度好转,但更多倾向于幅度不大的有所好转。因此,总体上看,民营大企业对全年走势的判断是中性偏稳有所向好。

结论二:关于扶持民营企业发展的六个方面政策举措均在落实之中,落实成效有较大差异。民营企业与企业家对这六个方面的改进均有较好感知,其中对“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成就感知最为明显,对“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成就感知居于其次,对“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成就感知最低,改进感知比例不足四成。而且,在每一个方面的具体举措中,企业对改进的感知程度也同样存在明显差异。

结论三:人的因素从内部与外部共同制约企业发展。一方面,人才支撑不足是企业发展内部关键短板,“技术创新能力薄弱”、“缺乏新的增长点”、“管理现代化程度不高”、“资金周转不畅”,分别居于内部影响因素的第二至第五位。另一方面,人力成本上升是阻碍企业发展外部突出因素,“宏观经济不确定性增强”、“国际竞争环境趋紧”、“国内市场有效需求不足”、“科技创新支撑体系不足,汇聚创新资源存在困难”,分别居于外部影响因素的第二至第五位。

结论四:减负是民营企业普遍性政策诉求。民营企业最为需要的支持政策是“减轻企业税费负担”,其次是“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再次是“建设公平竞争环境”;被调查民营大企业对上述三个方面扶持政策的提及率都超过了50%。“放宽市场准入和限制”和“完善政策执行方式”分居第四位与第五位。

结论五:民营企业融资问题,需要特别加以关注。一方面被调查民营大企业感知“融资难融资贵”有所缓解的比例不足四成,绝大多数民营大企业认为融资难融资贵并没有出现缓解;另一方面,有近四分之三的企业希望政府能够“加大金融支持力度”,说明民营企业对融资支持确实有着迫切共性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