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MAY.2019-06-25 14:31:04 | CATA:WORKS | EDITOR:第一财经日报
  

      小微企业是经济新动能培育的重要源泉,在推动经济增长、促进创业就业、激发创新活力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去年以来,由于全球经济不确定因素增多,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部分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所加剧。

  为了让社会各界更好地了解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情况,6月24日,人民银行发布《中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报告(2018年)》(下称《白皮书》)。

  内容显示,与2017年相比,经过金融系统的共同努力,2018年中国小微企业获得的信贷支持力度不断加大,融资成本明显下降,金融服务覆盖面逐步拓宽,金融服务模式和产品不断创新,金融服务便利程度持续提高,适应小微企业特点的多元化融资渠道得到扩展。

  成效的取得,得益于不断完善的金融政策和支持体系。例如货币政策、差异化监管政策、财税激励等政策支持体系更加健全;保险机构、融资担保机构、地方风险补偿、征信体系等风险分担与信用增进机制逐步建立。

  但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又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小微企业在发展中依然不乏障碍存在,银行在为民企小微提供金融服务过程中也仍面临不少挑战。民营小微企业的成长,还需要财税、司法、监管和相关产业主管部门联手,持续改善金融生态。

  小微金融服务面临六大问题

  在为实体经济输血过程中,银行“不敢贷”、“不愿贷”归根结底是因为存在信息不对称、小微企业公私不分等多种困扰。

  《白皮书》指出,从社会信用体系来看,目前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和企业营商环境不完善,是制约持续改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重要因素之一。银企信息不对称问题亟待解决,企业信用意识仍需提高,同时竞争中性原则有待进一步落实。

  第一财经记者此前采访过程中了解到,小微企业融资难主要难在缺信息、缺信用,企业的信用信息和经营信息对金融机构至关重要。

  目前,部分地方政府搭建了统一的企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取得了较好效果。例如,在平台运营模式上,苏州综合金融服务平台采用“线上+线下”服务模式,引入苏州企业征信体系,成为全国首家由地级市自主归集税务、工商、环保等78家职能部门企业信息的服务平台,金融机构能网上快速获取企业需求并启动对接,企业能足不出户搜索符合自己需求的产品并快速申请,通过这种方式使得企业和金融机构能够双向选择,及时对接。

  截至2019年3月,苏州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已有注册企业36251家,登陆金融机构61家,发布金融产品166款,并累计解决融资需求37615项、金额5830亿元,需求项目解决率84.13%,需求金额解决率97.04%。

  但值得注意的是,受多方因素影响,全国范围的信息共享机制尚未建立,银行获取信息的难度和成本还比较高。另一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逃废债行为在部分地区和行业依然存在,破坏了银企信用关系,影响了区域金融生态环境。

  除了社会信用体系和营商环境有待优化外,《白皮书》还分析了当前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主要面临的几大问题。

  一是,小微企业融资受宏观经济影响较大;二是,金融机构组织体系和服务能力仍然有待改进提升;三是,小微企业自身素质偏弱影响金融服务可持续性;四是,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和直接融资服务有待完善;五是,政策性担保体系的支撑作用尚未完全发挥。

  《白皮书》指出,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事关经济转型升级和民生就业大局,是一项长期性、综合性、系统性工程。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要按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坚持市场化发展和政策支持有机结合,发挥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和社会中介组织的合力,持续破解小微企业融资中的难点和问题,为小微企业创新发展提供优质高效的金融服务。

  看大行首贷力度

  为了解决民企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各方正在形成合力。但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国有大行发挥头雁效应的背景下,中小银行感受到了明显的竞争压力。多家银行纷纷表示,由于没有国有大行低利率的优势,优质客户流失现象严重。此外,虽然银行积极响应增加投放、下调利率,但大型、中小民企,以及小微企业的融资遭遇,却出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如何构建市场化竞争性的服务体系,成为接下来破解小微融资难面临的又一重要问题。

  “首先要解决融资难的问题,而不是融资贵的问题。对于大行来讲,国有银行发放的贷款越多,就会对整个市场起到平抑作用,即扩大金融的覆盖面。而融资贵是非银金融机构、其他中小银行要解决的。”某大行普惠金融部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国有大行应发挥头雁的作用通过扩量降价带动降低全社会小微企业融资的综合成本。

  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副司长邹澜在当日央行举办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有关情况发布会上表示,总体思路还是要发挥市场价格调解的作用,来构建功能互补、竞争有序的、差异化的小微金融服务体系,实现对小微企业的合理定价和信贷投放的商业可持续,提高正规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融资的覆盖面和便利性。

  具体而言,一方面继续发挥国有大行的头雁作用,依托它的资金、规模、网点优势加大信贷投放,保持较低的融资成本,通过优化内部传导,构建扩投入、降成本的长效机制,将短期行为转化为长期成果。同时,注重挖掘本行各类客户资源,提高对小微主体的首贷支持力度,努力拓宽小微信贷的覆盖面。

  “今年提出,对大行的要求要更多地看它首贷的支持力度,而不是简单地抢别人的客户。”邹澜称。

  另一方面,要持续发挥股份银行的业务优势和技术优势,有效发挥城商行、农村法人金融机构贴近地方、管理灵活的本土优势,积极发挥民营银行、互联网银行的场景和模式优势,引导在组织架构、内部管理、服务效率等方面形成各自的特色。

  “小行在面临大行竞争的情况下,又给它进一步的压力和动力,在有了这个压力的情况下还要再进一步发挥自己的特色,形成这样的氛围,有利于整体提高对小微金融的供给的质量。”邹澜表示。

  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事关经济转型升级和民生就业大局,是一项长期性、综合性、系统性工程。

  对于进一步改进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思路,《白皮书》指出,一是,进一步贯彻落实“竞争中性”原则,消除融资隐性壁垒;二是,坚持市场化和商业可持续原则,进一步优化小微企业金融资源配置;三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完善金融服务体系和传导机制;四是,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拓宽小微企业资本补充渠道;五是,加强政策支持,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小微企业的能力;六是,加强金融科技运用,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效率;七是,加强信息共享,持续优化社会信用体系;八是,加强规范引导,增强小微企业自身素质和融资能力。